澳洲史上最强一支男篮,国际劲旅养成中!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7-22

时间回到二月中旬,世界上最顶尖的篮球明星们正在冰天雪地的多伦多瑟瑟发抖。与此同时,澳洲最大牌的球星们则在圣地亚哥的一艘船上,欢度假期。

澳洲史上最强一支男篮,国际劲旅养成中! (图片来源:FIBA)

现在这群人来到了里约,他们是澳洲篮球历史上最有可能拿到奥运奖牌的一支劲旅。The Boomers——澳洲国家篮球队的名号——在奥运小组赛取得了两连胜的开门红。他们在首场比赛力挫法国,随后又在下一场战胜了难啃的硬骨头塞尔维亚,大胜15分。

「你永远不知道手里的牌是好是坏,」助教Luc Longley在评价球队开局时说,「在收穫成绩之前你看不到任何端倪。两场比赛,是击败两支强队的两场硬仗……这是很好的结果。」

他们会面美国梦幻队之前。一位记者询问他们战胜美国队的可能性,「一切皆有可能,兄弟。」Longley说,「总会出现点什幺怪事。篮球里没有不可能。但很明显,我们是逆势迎战。我们要努力打球,争取从逆势变成优势。」

Bogut效应

澳洲史上最强一支男篮,国际劲旅养成中!

Bogut甚至本不能来的。他因为膝伤错过了总冠军赛的后半程,当时的消息是他也参加不了随后的奥运。「我数学不是很好,」六月份时Bogut说,「但当时他们告诉我的是六到八週,实话说,里约奥运大概是参加不了了。」

要知道在2012年他就因脚踝伤势错过了伦敦奥运,所以现在的情况意味着他将在鼎盛年华连续缺席两届奥运。Bogut不得不坐在板凳上目睹勇士被淘汰出局,然后他本人又因Kevin Durant的到来被交易至小牛。「这突如其来的所有事情,」Bogut本週对记者说,「从心理上和身体上来讲都不算好事。但事已至此,我们作为职业运动员拿着千万年薪,就注定要面对这些难题。你需要加快步伐,走向人生的下一个关卡。」

「他可吃了不少的苦,」Matthew Dellavedova说,「他受伤那时候我觉得他来不了里约了,我替他难过也为我们国家队担忧。但他不分昼夜地做着康复工作,冰疗、物理治疗……只是为了能有机会站在奥运赛场。我知道那身金绿色球衣对他来说意味着什幺。」

Bogut今夏的康复工作更多是为了他的祖国,而非NBA,他对此也毫不避讳:「如果我是想为新赛季做最好的準备,那我就不会来里约了。」

他出现在了巴西,并且看上去像焕发了新生。他隔扣了法国人,他像往常一样送上火锅,他还成了澳洲进攻的焦点。打美国的比赛也算是Bogut和他勇士老队友们的一次重聚。他也期盼着这次会面。

「他们是我永远的朋友,」他说,「这些人陪你拿过总冠军,你当然会永远记得他们。」还有一点,「我是说,Harrison还是我的队友,我俩的关係更不用说了。」

即便他已经不是一个金州人了——Harrison Barnes现在是他的小牛队友——但看澳洲阵中的Bogut打球,依然能让你意识到他对于勇士队的价值。当他在2011年来到湾区的时候,他在球场和更衣室为勇士队定下了基调。这帮助这支球队在短时间内完成了自我救赎。Bogut为澳洲所做的事和他为勇士奉献的价值别无二致。

他是球场上的定海神针,是澳洲队员们的精神导师。他还在澳洲创立了一个培训青少年的篮球发展学院。这个夏天的康复也是个好例证,「这件事证明了他对此事是多幺在意,」Longley说,「在别人眼里,这是一个身家千万美元,无需再证明什幺的老家伙,但他却拼死拼活地寻求治疗康复,一刻也不耽误。这在孩子们眼中更是奇蹟。」

「我想,很多人看不到我们生活的另一面,」Bogut说,「他们眼里,就只有那82场比赛。有时比赛倒成了平凡无奇的东西。这是一种不同的感受。」

澳式全明星

澳洲史上最强一支男篮,国际劲旅养成中!

Patrick Mills本应和马刺队友Boris Diaw一同在夏威夷度过全明星週末的,但他取消了这个计划,因为「国家队有事」。他去了圣地亚哥。「这真的很酷,」Mills在四月份对我说,「NBA里现在有七个澳洲人,我们一起打球,一起成长。所以我们能有机会一起出去度假玩耍,把篮球放在一旁,真的很温馨甜蜜。」

这件轶事也说明了澳洲球员现在在NBA已经枝繁叶茂。除Bogut和Mills以外,这个群体还包括Dante Exum、Cameron Bairstow、Dellavedova、Aron Baynes和Joe Ingles。澳洲男篮所拥有的NBA冠军戒指数(4个)与美国队持平。

「我们很多同胞在打NBA,」Baynes说。「所以如你所知,我们几乎每天都在面对顶级的篮球球队,我们还有一些在欧洲高水平联赛里打球的球员,所以我们一点儿也不虚。」在过去的几年里,他们一起在篮球的道路上突飞猛进,他们也为每一个同胞的成功欣喜若狂。Ingles谈起Dellavedova时说:「他的起点,是什幺?三年前他差点被球队赶出去,但去年他是总冠军赛的先发,第二年甚至拿到了总冠军。

这是他应得的。」而Delly则谦虚地把溢美之词献给了澳洲的内线:「当你后面站着Bogut和Baynes这样的巨兽时,你打球就轻鬆多了。」

这些全转化成了球场上的精诚合作。你看见Delly在后场上下翻飞,Baynes内线反跑偷分,Ingles外线神射,Bogut空中接力,而当对手追Delly追得疲不可支时,Mills跳出来终结比赛。这些人团结在一起,令人棘手至极。

正如Mills在战胜法国之后说的:「我们之所以在场上如此默契,是因为我们场下的关係很棒。我认为无论在打球时发生什幺心有灵犀的事情,都和之前的积澱有关。」Bogut则说的更为直接:「我们队里没有那种『哦,我每场需要出手20次,我是当家花旦』的球员,这种人会给国家队带来麻烦。」

在奥运之前,Mills带着全队——除了恢复中的Bogut——做了次动员旅行。他们去了艾尔斯山(也称艾尔斯巨石),这是一处有着六亿年历史的自然圣地,它正好位于澳洲的死点上,这可不是个巧合。

「我们做的这些事,」Mills本週说,「这些事让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到我们为何要为国效力。对每个人来说,我们也在眼下的目标的基础上,理解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。」

「我们打得很差,」Longley在小组赛澳洲逆转塞尔维亚的比赛之后说,「我们被压得没打出自己的风格,我们教练团的指导做的也不好。那些球员们后来自己解决了问题。这就是化学反应,你能看到全明星週末圣地亚哥游的作用,也能看到艾尔斯巖动员旅行的作用。这些小事的累加变成了我们的默契。」

展望未来

澳洲史上最强一支男篮,国际劲旅养成中!

1991年,Longley成为了第一个登陆NBA的澳洲人。2000年雪梨奥运之时,Andrew Gaze都成了墨尔本的名将,Longley还是唯一一名在NBA打球的澳洲球员。但Bogut在2005年来了,其他人也紧随其后,开创了完全不同的一番景象。「现在的情景很是有趣,」Longley本週说,「我们国内现在已有职业篮球的文化了。」

前爵士乐透秀Dante Exum在去年夏天的膝伤之后一直待在老家,但他大概不会错过2020年的东京奥运。Thon Maker那时也应参战。而且,每次提到未来,我总会想起Ingles评价Bogut的那句话:「我们时刻都记得往里看。当我们注重内线,以Bogut为轴时,我们就是一支极强的球队。他是NBA里,甚至世界上最好的大个子传球手。他们都在不停移动,因为他们知道Bogut会把球传过来。球在他手里的回合越多,对我们来说就越好。」

听上去这个角色不就是为Ben Simmons量身定做的吗?

如果Bogut这个状元帮助澳洲篮球正了名,那幺状元Simmons就会是将澳洲篮球发扬光大的超级巨星。看看2016年的国际篮球吧,世界列强的星味不如以往浓厚了。西班牙步履蹒跚,法国宛如梦游,阿根廷已老的零四核心幻想着在12年后再打入奥运决赛……这空间正等着能人异士来大放光彩。国际上有两个国家正秣兵历马,一个是加拿大,但他们没拿到今夏奥运的资格,另一个就是澳洲了。

「他们很难搞,」美国队助教Tom Thibodeau在评价澳洲的崛起时说,「他们经验丰富,你在攻防两端都不能犯错误。看他们培养篮球人才的方式,现在发生的一切很是惊人。这对篮球世界来说是件好事,他们很了不起。」

2020年有Simmons和Exum,所以里约发生的一切可能只是个开始。美国队是现在的带头大哥,Longley在被问到为这场比赛準备的怎幺样时,笑着回答说:「完全準备好了。」

「如果我们到场上拼尽全力,」Bogut说,「无论输赢,我都会很满意。如果我们怯生生地来到球馆,在比赛前拿着球鞋球衣找大球星签名,那这种心态就大错特错了。我曾经就待过一些球队,见过一些球员赛前来要球衣球鞋什幺的。」

我觉得他可能不在那支球队了。